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紅色故事69】革命同心結伴侶!

[復制鏈接]
查看 : 2219 | 回復 : 0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愛黃山 發表于 2018-12-11 17:09:13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本欄目以講故事的形式,充分挖掘古徽州紅色文化資源,全面推進“黨建+旅游+紅色扶貧+研學+徽州文化+互聯網”,形成覆蓋全市的黨員黨性教育基地網絡,讓徽州紅色文化活起來,成為新時代廣大黨員揚帆奮進新征程的動力源泉,助力全域旅游在黃山落地生根。

1942年秋冬之交,中共涇旌太中心縣委的幾位領導同志從江北七師參會回到巖源的蘭蔭灘駐地。為了向全體干部、戰士傳達貫徹皖江區黨委、七師黨委的指示以及研究決定皖南今后一個時期的革命工作,中心縣委召開道溪會議。道溪會議由劉奎主持,胡明首先傳達了傅秋濤、李步新關于七師組建和發展以及反頑抗日中一些軍事上的勝利,接著劉奎、洪林通報七師目前開展的整風學習情況。

會議期間的一天晚上,巖源蘭蔭灘中心縣委和游擊隊指揮機關駐地的幾個山棚里照明用的松明小火堆熊熊燃燒。此刻,劉奎正在山棚里興致勃勃地向大家暢談在七師的所見所聞。正在這時,中等身材,身穿褪色軍服,腳上還留著老布襪的中心縣委書記胡明鉆進山棚,笑呵呵地對劉奎說:“劉隊長,洪琪請你到我家去坐坐,她有話要對你說哩。”




洪琪是胡明的愛人,軍部開進皖南時,她在南陵縣做地方工作,曾任中共南陵縣委婦女部部長。1939年底,她與胡明結婚,任涇旌太中心縣委委員。

1941年7月9日,劉奎正在籌劃攻打旌德縣廟首鄉公所事宜,期間認識了胡明的愛人洪琪。胡明介紹,這位就是軍部參謀劉奎同志,今年都三十出頭了吧,日后要是有機會給劉隊長介紹個姑娘。洪琪當即笑呵呵地答應說:“我一定會當好這個紅娘的。”

這不,洪琪說話算話當紅娘了。劉奎哼著紅軍時代的小曲,若有所思地隨著胡明來到胡明和洪琪的家。這個所謂的家不過是一個四面透風、用茅草和木棍簡單搭建的小山棚而已。

劉奎到了門口,發現李明姑娘也坐在棚里。見劉奎進門,她低頭叫了聲劉隊長,然后低著頭不敢抬頭看人了。

面對溫暖而柔和的松明火光,劉奎覺得李明神情有點不同尋常。她那嬌柔羞澀樣子似乎讓劉奎感覺到了什么,心里情不自禁地咚咚亂跳,一時間站在那兒有點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洪琪落落大方地將身邊一個木樁遞給劉奎坐下,接著為劉奎倒了一杯茶水。

洪琪笑嘻嘻地告訴劉奎:李明此前已經同意與他結婚了。劉奎心里盡管充滿了喜悅,但嘴上還是稍顯做作地說:“這個不行,不行,我都三十三歲了,人家李明姑娘只十九歲哩,我們不般配呀,這……”洪琪呵呵一笑,將李明拉到劉奎身邊,認真地說:“怎么?你不同意李明同志做你的革命伴侶?”

劉奎趕忙說:“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于是胡明當即和顏悅色又正兒八經地宣布:“劉奎、李明兩位同志,現在我代表皖南黨組織同意你們二人結為革命伴侶,同心同德,幸福美滿。”

洪琪笑著對劉奎說:你是很喜歡李明的,李明對你的感情也越來越深,你們相親相愛。自從李明答應后,我和胡明就開始為你們的婚事做準備,決定趁大家集中開會期間,將你們的終身大事辦了!也好讓大家在一起樂一樂。至于洞房嘛,我和胡明商量好,將我倆的山棚騰出來。先把喜事辦了,以后再想辦法,反正這山上的茅草和竹木棍有的是。

當晚,劉奎久久未能入睡,一段難以釋懷的記憶翻騰在腦際:他初進譚家橋時,一個名叫李明的姑娘就悄悄走進他的心房……



那是1941年初冬,劉奎隊長、李健春指導員率領黃誠、郎進新、周義富和另外幾名戰士由太平縣委書記李貴生帶路離開涇縣,決心到太平縣重新建立武裝,打開局面,幫助恢復太平縣委譚家橋區委的中共地下黨組織活動。一天夜里,他們摸進譚家橋,來到聶家山一戶李姓人家的門前,端著油燈打開門的李明,突見門外來了許多帶槍的人,嚇得驚叫一聲,連連后退,差點將手里的油盞燈摔下地。

通過李貴生和劉奎的一番解釋和自我介紹,李明和家人了解到這些兵并不是國民黨宣傳的那樣一些土匪,而是為人民百姓打天下的新四軍。李明的哥哥李森平時很關心這些方面,不日前他在旌德廟首一位朋友那里了解到,新四軍就在廟首打了大勝仗。人們對這班戰士佩服不已,剛才他和妹妹李明還在談論劉奎指揮打仗有勇有謀呢。現在他們就來在眼前了,李森不禁一陣興奮,立即安排李明為他們做飯菜。同時劉奎、李健春亦了解到這家人老家在桐城,父親是兄弟7人中的老小,7歲那年父親跟著哥哥逃荒來到這里安家。母親是旌德縣人,李森16歲那年,父母親因生病過世了,于是帶著妹妹李明和弟弟李茂生活。一年四季靠打柴、燒炭、采茶換點生活費,還在山上種上一些山芋、玉米、大豆等雜糧過日子。李森20歲,李明18歲,小弟8歲。

劉奎目睹面前的李森,小小年紀帶著妹妹、弟弟在山里討生活,其艱難困苦可想而知,想到自己4歲時父母雙亡,童年時期就給地主放牛討生活,家境也極為貧苦,頓時對這戶孤苦伶仃的兄妹三人產生了深切的同情……

此后的一段日子里,劉奎和戰士們就在這里暫時住下了。白天,戰士們大多數時間住在李家屋后不遠的山上,在他們搭建的山棚里學習和訓練,研究工作和擊敵戰術,有時也唱唱歌,講講故事。李明負責到譚家橋購買食品、物資,供他們吃用。有時李明煮好熟食送到山上給戰士們吃,有時戰士們下山到李森家同兄妹三人一起吃飯、喝茶、談心。特別是李明感覺劉高個子這個軍隊頭兒,樣子兇巴巴的,有點威氣,但對人關心熱情。劉奎則被這個勤勞、樸實卻又不失開朗大方的村姑所吸引。幾天下來,他們就像一家人一樣。

有時劉奎和戰士們也裝扮山里人隨李森到譚家橋附近地帶偵察,了解情況,李明也喜歡把平時所聽到的向劉奎述說一番。

一天凌晨,劉奎跟往常一樣天剛放亮就醒來了,帶上毛巾準備到溪坑去盥漱,剛走出大門就一眼瞅見李明,身著老白布衫,手挽竹籃,籃子里裝著剛從地里摘下的幾棵要洗的青菜,一雙眼睛水靈靈的透亮,嘴里哼著小曲兒,臉上帶著純潔的微笑,這似乎是幾天來一直給劉奎留下的美好的印象。于是,劉奎脫口就問:“早晨好!洗菜要幫手嗎?”小李有點害羞地一扭頭,微笑著放慢了腳步。劉奎跟隨到溪坑,幫著洗菜,并親切地問道:“天天上山勞動,辛苦嗎?”小李道:“習慣了,不辛苦,只是盼著你們多打勝仗,打垮反動派,我們老百姓能過上好日子就好了!”劉奎大聲答道:“好哇!咱們干革命就是為著老百姓能過上好日子嘞!”小李忙說:“我也是這樣想的,到了那時,我們老百姓就不會遭受壓迫剝削,不用住草棚、有吃有穿,不用到處討生活了。”劉奎深情地凝望著小李,接著說:“那就跟我們一起干革命吧!”回家的路上,劉奎與李明并排走著,心情和腳步一樣輕快。

半個多月過去了,劉奎認為當時的首要任務是要尋找土頑的薄弱點,建立可靠的根據地,然后擴大地盤,站穩腳跟,日后再派更多的人來這一帶活動和發展。

經過一番考察和了解,劉奎決定去木瓜坑一帶開辟根據地。木瓜坑山區有山坑南北長約60多里,東西相距30多里,山連山,坑連坑,樹林繁密,小林子多,石塌洞也不少,便于隱蔽和開展活動。



劉奎一行將到木瓜坑山區去開辟根據地,指導員李健春故意問劉奎:“李家三兄妹怎么辦?”這一問,劉奎隨即把李森和李明叫到跟前談話,動員他們參軍。并坦誠地說:“我叫你們參軍,不是強迫你們,因為我們一走,國民黨和地方土頑終會知道我們新四軍在你家住了這么多日子,你們不僅不向他們匯報,還為我們買吃的用的,他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再者干革命,鬧翻身,不也就是咱窮人們的共同愿望嗎。怎么樣,跟我們走吧。”

李森很樂意參軍,李明向往革命,但此刻有所顧慮,便小聲嘀咕道:“劉隊長,我一個女的,跟你們這些大男人在一起,我能干些什么,再說我還有一個小弟弟,還有這么個家,怎么辦?”

劉奎和戰友們胸有成竹地說:你倆要是參軍了,小弟先由我們共同帶著,然后再設法找個讓你們寬心的人家住下來養著,這個破家嘛,就不要了。到了部隊里,小李負責給我們燒飯,做菜,洗衣,這做的也就是小李平時所說的參加革命工作,將來等革命成功了,大家重給你們建一個新的家,建一個比這個家好一百倍、一千倍的新家,這個愿望一定能達到,跟我們走吧。

就這樣,李森和李明參加了新四軍游擊隊。

……

第二天晚飯前,由胡明和洪琪保媒,并在與會人員和全體戰士熱情參與下,李明劉奎的婚事終于圓滿完成了。大家一邊吃著婚宴的白米飯和臘肉燒白菜,還有一點兒酒,高唱新四軍軍歌,一邊大聲說話、猜拳,互相打趣,還叫劉奎說說他與李明的秘密故事,劉奎笑了笑,說了認識李明的經過。

不料有個戰士興沖沖地站起來提議讓李明給大家唱一曲由劉奎教的紅軍時代小曲,大家一致熱烈鼓掌,此刻李明站起來大大方方地為大家唱道:“紅軍同志們開得來,千千萬萬人笑呵呵,路上行,我的紅軍哥。鐮刀鐵錘紅旗子,慰勞紅軍們,都是你們的妹,好多姐妹笑呵呵,迎接我的哥……”一陣熱烈掌聲和喝彩聲之后,立即響起“再來一個!”的鼓動聲,此際洪琪當眾邀請新娘子李明和她一起為大家表演了一段陜北秧歌舞。最后大家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將這一對新婚夫妻送入洞房……

1984年暑假期間,筆者應邀在省軍區為劉奎同志整理革命歷史,結束時,在和李明等幾位老同志的促膝敘談中,不禁思緒又進入革命戰爭時期。當筆者提及42年前劉奎、李明在巖源舉行婚禮的盛況時,那時62歲的李明流露出甜蜜的笑,她略談上述過程后,微笑著淡淡地說“當時的婚禮可說簡樸得不能再簡樸了,但在那殘酷的戰爭環境里,由于黨組織的親切關懷,戰友們的熱情參與,卻也辦得讓我終生難忘!”

(部分配圖來源網絡)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快乐10分详细玩法